2021郎酒重阳下沙大典礼成吴家沟生态酿酒区·二期正式投产

author
0 minutes, 0 seconds Read

10月14日,重阳佳节,郎酒庄园吴家沟生态酿酒区天元广场内胜友如云,高朋满座,鼓声阵阵,“2021郎酒重阳下沙大典暨吴家沟·二期、二郎·红滩生态酿酒区投产仪式”在此盛大举行,来自政、商、文学等领域的800位宾客共同见证了郎酒产能征程的又一里程碑。

“我到郎酒20年,没有一天放弃过扩产、储酒。这是一条极其艰辛而坚守的路,郎酒产能、储能建设之路就是郎酒人的‘坚守、壮大、长跑’之路。”郎酒董事长汪俊林在仪式上这样表示:“20年(2002—2021年)来的扩产,终于在今天在此见证4万吨酱酒的投粮、投产。4万吨投产将彻底奠定郎酒大发展的基石。明年的重阳之际,郎酒庄园的五大生态酿酒区全面建成后,将实现5.5万吨酱酒产能。4万吨、5.5万吨酱酒不是简单的生产,是以极致的品质为标准全方位地酿好酒。”

泸州市委、副市长 戴春爱对此表示:“郎酒以三品战略为引领,以质量建设为核心,以技改扩能为支撑,以扶大商树好商及郎酒庄园建设为抓手,实现了战略转型、创新发展。品牌价值达1216亿元,连续12年位列白酒品牌价值榜第三位。吴家沟生态酿酒区二期、二郎红滩生态酿酒区建成投产,将为郎酒下一步更高质量的发展提供更强动力。”

赤水河是我国白酒产业的“宝藏河”,长达500公里的河水两岸,云集了上千家酒厂,占据中国名酒榜单超过60%的份额。这里水质纯净、清冽,沿岸的紫色砂页岩能够有效过滤地下水、地表水中的杂质,同时将对有益的矿物质、多种微量元素融入水中,使酸碱度维持在适度水平。

两岸生长着的川南黔北独有的米红粱,也是全世界范围内唯一能够酿造酱酒的原料。其色泽暗红、粒小皮厚、支链淀粉和单宁含量高,经发酵后,能形成特殊的芳香化合物,让酒体丰满而独具风味。两者以土地为链接,彼此滋养,构成赤水河流域的良性生态循环。茅台至二郎间的49公里河谷更是将这种互补关系发挥到了极致。

赤水河两岸山地居多,地势平坦、适合建造酿酒基地的位置有限。到2012年,整片“黄金河谷”中只剩下吴家沟生态酿酒区这一块风水宝地。酒是陈的香,酱香型白酒独具的香型风味,品质需要长时间的沉淀,所以产能就成为保证其品质和风味的关键。8年前,郎酒决定对吴家沟生态酿酒区进行开发,因地势险峻、地质结构复杂,建造难度非同一般。

2020年10月,这一工程终于启用,而几乎于此同时,郎酒的另一个长期项目——郎酒庄园历经12年的建设打磨,也日臻完善。至此,青花郎的品质脉络浮出水面,为更广大的消费者所知悉。“生在赤水河、长在天宝峰、养在陶坛库、藏在天宝洞”,这是郎酒在百年的匠心酿造过程中,逐渐寻找到的一套像培育人才那样培育美酒的品质法则。端午制曲、重阳下沙、两次投粮、九次蒸煮、八次发酵、七次取酒,每个环节,郎酒严格遵循节气排布一年酿造事宜,顺应天时,让新酒“生在赤水河”。

此后,它们还将依次经历天宝峰上的数万只陶坛、千忆回香谷里的88个巨型储酒罐、郎酒庄园的标志性建筑金樽堡(等室内陶坛储藏环节),最后再被送入世界最大的天然储酒溶洞——天宝洞中,接受时间的馈赠。郎酒规定,储藏期不满7年的基酒,不得出售。这也决定了,每一轮“生长养藏”的全生命周期至少要花费8年时光,决定了凡是郎酒出品,必为以极致的品质酿造的好酒。

今年吴家沟·二期、二郎·红滩生态酿酒区的投产,为郎酒的产能提升、品质提升再添一把新柴。据郎酒董事长汪俊林介绍:“目前公司的酱香基酒储存老熟已达15万吨,根据公司“一慢两快”的产能、储能、销售匹配原则,再用6—7年时间就可新增15万吨存酒,共达30万吨老酒储存。”也就是说,预计到2027年,郎酒不同年份基酒储量将达到30万吨,而它们也将成为郎酒在未来10年实现高质量发展的压舱石。

仪式结束后,包括阿来在内的十余位诗人作家来到吴家沟生态酿酒区15号车间,与工人们一起体验“请水进粮”“填粮”“润粮拌粮”“上甑”等工序。

一年一度的重阳下沙,是郎酒人新一季酿酒盛事的开始,也是酿酒工匠们千百年的酿酒经验总结,更是历代郎酒酿造人顺天应时、恪守古法的真实体现。因郎酒酿造所使用的原料米红粱,粒小皮厚、似沙状且呈赤红色,所以当地人亲切地称其为“沙”,由此“投粮”又被称为“下沙”。

通过身体力行,作家们更加深刻地体会到了酿酒与写作的共通之处。四川省作家协会主席、中国作家协会主席团委员阿来表示:“白酒产业的奇妙,或许是因为它是所有产业中少有保持了完整手工酿造传统的产业。郎酒既没有切断手工传统的魅力,又和现代科技很好接轨,并且郎酒庄园以更有章可循的方法,为白酒爱好者提供了新场景和新平台。文学是对人性的认识,酒,戏剧性地让我们处于各种人性的展现中。”

人民文学杂志社副主编、鲁迅文学奖得主徐则臣徐则臣表示:“作家要写出好文章,郎酒要酿出好酒,本质上都是要做出好艺术。”

值得一提的是,就在下沙大典的前一天,郎酒和《人民文学》签署了为期三年的合作协议,独家冠名《人民文学》年度评选活动,相约于每年重阳和年末携鲁奖、茅奖、骏马奖以及获得重大文学成就的资深作家与新晋作家到郎酒庄园采风,并于次年三月在郎酒庄园举行颁奖典礼。

郎酒副董事长汪博炜表示:“自古诗酒不分家,追求品质、品牌、品味的郎酒,矢志把诗意与美好酿进酒里,把快乐和艺术酿进酒里,持续满足大家对美好生活的孜孜追求。”

酿酒不易,郎酒对传统工艺的坚守、对品质的追求、对满足消费者的真心赤诚可见。正是这份酿好酒的信仰,使其在长期主义的指引下,抢占了先机,而这份信仰,也必将将其引向一个可期的未来。

Simi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