汾酒高歌猛进茅台酒包围圈地百亿新疆白酒市场正在发生变化 一线研究

author
0 minutes, 0 seconds Read

酒市场_葡萄酒市场_酒市场分析/

中国最大的省级白酒市场发生了哪些变化?

文丨酒业家园团队(ID:jiuyejia360)

“在新疆,我们只用两种酒来招待总部领导和贵宾。一种是茅台酒,一种是我们新疆的‘茅台’——伊力特酒。当然,大部分是领导和贵宾。来新疆想尝尝,就尝尝新疆当地的酒吧。” 几年前,一位在新疆某国企工作的朋友告诉笔者。

然而,时代已经变了。 “现在我们喝的酱酒和汾酒较多,客人也更多选择茅台酒或汾酒。” 这位朋友说,今年“618”购物节,他还在京东下单买了几箱炭酒,囤了起来。 ,留作日常饮用。

新疆人善于饮酒,在酒界被誉为“西北狼”。 虽然幅员辽阔、地广人稀,但新疆白酒市场的总体消费量在100亿左右。 如今,中国最大省级市场的白酒格局发生了变化,清香型白酒和酱香型白酒势头强劲。

葡萄酒市场_酒市场_酒市场分析/

新疆地产酒以浓香型为主,代表品牌有伊力特、一角古城、肖尔布拉克、三泰、白洋、新安等,这些地产酒在新疆有一定的知名度。 据了解,在中低端市场,新疆地产品牌实力较强,主要主打售价为每瓶数十至数百元的中低端葡萄酒。 在高端及以上市场,茅台、五粮液、国窖1573等国内一线名酒占据主要市场份额,填补了新疆白酒行业中高端市场的空白。

过去,新疆人对新疆地产酒有着不一样的感受,总是喝新疆酒。

“高峰时期,地产酒曾占据新疆白酒市场80%以上的市场份额。但近年来,新疆地产酒的份额不断被外资品牌蚕食,占比不足50%。” %的份额。” 新疆伊力特葡萄酒经销商唐汤伟告诉酒庄。

对于新疆地产酒的没落,长期稳居新疆地产酒三强的新疆一窖古城酒业公司董事长周文贵有更直观的感受:“在巅峰时期,古城酒销售额达到3亿元,产品停业,新疆正在参与全国市场竞争。但今年上半年,古城酒销售额才几千万。”

周文贵还注意到,随着地产酒的下滑,浓香型酒在新疆白酒市场的主导地位也正在受到挑战。 “新疆市场主要香型仍以浓香型葡萄酒为主,占比超过50%;其次是清香型葡萄酒,占比20%左右;第三是酱香型葡萄酒,占比15%左右”。 周文贵告诉酒业专家,与前期地产酒强势的时期相比,浓香型酒的份额已经缩水不少。

丹泉酒业新疆市场负责人帅学勤对新疆白酒消费风味风格的变化有着深刻的认识。 “在酱油酒比较火爆的地市,酱油酒的占比较高。以省会城市为例,乌鲁木齐市酱油酒的占比高达30%至40%,对各种地产酒影响很大。” 帅学勤表示,今年丹泉酒业新疆市场销量预计突破1000万辆,较去年增长100%以上。

“在乌鲁木齐,我用两个月左右的时间开发了60多个销售终端,销售情况比浓香型产品还要好。” 炭酒乌鲁木齐代理商戴东辰也表示,他代理的喜酒、炭酒、伊力特三个品牌中,喜酒的配额较小,经常面临缺货的情况。 炭九增长势头良好,伊力特销量惨淡。

与茅台酒一样出众的,还有香醇的汾酒。 多位业内外受访者表示,汾酒在新疆的销量增长迅速,堪称高端产品中最引人注目的品牌之一。 今年上半年,汾酒半年业绩预计增长48.3亿元至55.2亿元,同比增长70%至80%。 而新疆被汾酒视为西北的后市场,是拓展全国市场的必由之路,并将其打造为重点市场。

酱酒的兴起和香的复兴,也让越来越多的浓香型酒的从业者转型为酱酒和香。

“目前谷城的产品以浓香型为主,淡香型和酱香型酒较少,但未来我们计划将重点转向清香型和酱香型酒,并减少香型酒的产量。” 周文贵告诉葡萄酒行业人士。 据了解,新疆一窖古城酒业是新疆为数不多的拥有浓香型、酱香型、清香型、清香型四种香型产品的酒企之一。

专攻伊利特酒的汤唯也在去年底悄然开辟了酱酒新赛道,在茅台镇开发了一款名为“米柔酱酒”的产品。 “酱酒的销量增长很快,在新疆潜力很大。下一步,我们的‘米柔酱酒’还将在全国范围内开展招商推广。” 汤唯说道。

葡萄酒市场_酒市场分析_酒市场/

虽然茅台、庆香在新疆市场一枝独秀,但在这股繁荣中也出现了新的变数。

“在销售终端,不少酱酒品牌库存严重不足,更多渠道热销,消费者不热销。” 戴东辰说道。

据戴东辰估算,新疆地产酒王伊力特的销售额约为20亿元。 除茅台外,国外品牌国窖的销售额也超过2亿元。 也是几千万的销量。 名酒虽然占据了高端市场的主要份额,但各自的销量并不大。 “除了茅台和汾酒之外,其他名酒销量都不是很好。”

在新疆酒商看来,包括茅台酒在内的不少名酒销量并不大,这与新疆整体消费受到限制有关。 “疫情以来,新疆加大了防控力度,入学宴席、婚宴等都无法正常举行,聚会也受到很多限制,白酒的消费场景大大减少,这也造成了白酒销量不及预期。” 帅雪勤表示,今年丹泉的销量虽然有100%以上的增幅,但并不是一个很好的结果,而且丹泉原本计划的市场拓展计划也因市场形势不好而被搁置。

“与疫情前相比,新疆白酒市场销量下降了15%左右,直到今年才恢复,市场上白酒供应相对过剩。” 周文贵说。

以新疆地产酒王伊利特为例。 2020年,伊力特实现营收18.02亿元,同比下降21.71%。 今年一季度,伊力特实现营收5.44亿元。 虽然增幅明显,但新疆整体市场仍不理想。

当新疆白酒市场受到限制时,众多酱酒品牌纷纷进入市场,竞争进一步加剧。

“今年春节过后,明显有更多茅台酒品牌进入新疆,知名的和不知名的茅台酒品牌不计其数。” 帅学勤注意到,市场规模在缩小,但竞争对手的数量却明显增加。 渠道积压现象越来越严重。

汤唯也感觉酱油和酒的销量发生了变化。 “去年开始涉足酱酒的时候,一个月就卖了2万箱酱酒,所以我决定自己开发一款酱酒。 但今年我明显感觉酱酒没那么好卖了,失去了进入的窗口期。 ”汤伟说,今年他只开发了10000箱产品,但他不再有信心能够全部销售出去。

戴东辰还注意到,新疆白酒消费两极分化日益严重。 “100元以下的低端产品销量很好,500元以上的高端产品销量也有很大增长。相反,中端产品却大幅下滑。” 在他看来,很多酱酒品牌在新疆都受到了阻碍。 我选择了错误的轨道。

在河南和山东两大酱酒重镇市场,200元至400元是酱酒出货量最大的价格区间,因此这个价格区间的酱酒品牌数不胜数。 然而,这一价格带在新疆市场呈下降趋势。

“大多数人都在降级消费,去喝更便宜的酒。只有少数人顺应大势,进行消费升级,所以中价位的酒很难有好的销量。” 汤唯说道。

Simi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