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P2P转战白酒:一家比58同城还神奇的上市酒企

author
0 minutes, 1 second Read

它有一个显贵的名字,叫上海贵酒。自2019年进入白酒行业之后,便开启了大撒币营销模式抢占市场,2020年营收不足1亿,等到2022年营销已经逼近11亿。

因为狠狠蹭了一把P2P风口,公司一口气搞了六个涨停板。如果仅仅是这,它还远远算不上“神奇”。

它背后的真正靠山是一家金融资本财团——“海银系”,实控人是韩宏伟及其子韩啸,他们有一个非常知名、同为豫商的老乡,名字叫许家印。

海银系曾经布局过包括P2P在内的基金销售、保险经纪、股权投资等,其控制的上市公司岩石股份更是经历了十多次更名及业务转变,追过很多个风口。

1992年,总设计师到深圳第二次视察发表了南方谈话,已经在国营企业河南平顶山舞阳钢铁公司工作十年的许家印,决定放弃铁饭碗出去闯一闯。

比许家印出生晚了7年的韩宏伟,20岁退役之后进入一家国企工作,但很快放弃这个铁饭碗,干起了建材和汽修的生意。

1997年,许家印成立恒大地产,第一桶金赚了8000多万。当许家印南下搞起房地产生意时,韩宏伟的生意也开始风生水起。1998年,韩宏伟成立了郑州亿众汽车有限责任公司,把原来的业务范围拓宽到汽车贸易和租赁。

此后,随着生意越做越大,韩宏伟在商丘成立了中国一汽商丘服务站,之后,他的业务迈向省会,建立起了郑州汽车城。

时间来到2017年,许家印迎来了自己的高光时刻,他以2813亿元的身价,荣登福布斯中国富豪榜第一名。

5年后,掌控“海银系”的韩宏伟与其子韩啸终于荣登《2022家大业大酒·胡润全球富豪榜》,身价75亿元排在2843位。

虽然与许家印已经不可同日而语,但是豫商的身上,总是透露着一股凶猛劲儿。许家印在房地产大杀四方时, 韩氏父子则因凶猛举牌A股上市公司,一度被称为资本市场上的“野蛮人”。

2015年,韩宏伟之子韩啸携五牛基金入主匹凸匹,成为该上市公司的第一大股东。又历经两次更名后,“匹凸匹”于2017年变更为“岩石股份”。

于是,从2019年开始,白酒行业多了一个品牌名叫“上海贵酒”,A场上也多了一家上市酒企—— “岩石股份”。

先买酒厂。韩氏父子用岩石股份以228.24万元的价格,从贵酿酒业处购买了白酒线上销售平台“贵州贵酒云电子”85%股权。随后,岩石股份的控股股东上海贵酒企业发展有限公司(简称贵酒发展)在贵州茅台镇收购了贵州高酱酒业有限公司。

自决定进入白酒市场开始,韩氏父子便经过极为复杂的资本操作与股权收购,开启了买买买的步伐,其眼花缭乱程度令人惊叹。

靠着一系列资本运作下来,上海贵酒拥有了章贡酒业、高酱酒业两个生产端,还打造了十六代、君道、贵酒匠、高酱、军星、十七光年等多个品牌。

从《中国好声音》《大国品牌》到《二十不惑2》《乘风破浪2023》,上海贵酒频频出现在综艺和影视剧中。然而,当其在2022年酒类销售实现营收10.87亿元,达到公司创立三年来高峰时,销售费用也到达到了最高纪录的4.54亿元,占营收比例近42%。

在上海贵酒总部有一块数据大屏,可展示自有销售网点,并可实时检测各网点的销售量、出货量、库存量。

其实,答案就藏在财报里。2022年,上海贵酒的产能为1600吨,却创造了超过3900吨的销量。

对于大半消费者来说,花的是堪比茅台的价格,喝的是贴牌加工的品质。对此,上海贵酒喊出自己的辩驳说辞——“用未来定义未来”。

刘郎又来梳理其网络销售平台发现,抖音上目前只能看到君道贵酿累计销量1368,在拼多多的销量仅为140件,天猫旗舰店、京东自营的天青贵酿甚至没有销量,

显然,作为一款定位高端的白酒,上海贵酒并没有要依靠线年年报披露的数据来看,经销商模式、团购模式占比分别为70.80%、20.09%,线%,经销商渠道是上海贵酒的主要出货方式。

截至2022年末,上海贵酒的经销商数量达到4883家。财经自媒体“深水财经社”曾在南京进行过线下走访,去了当地的多家超市、大卖场以及酒水专卖店,均未发现岩石股份旗下酒类品牌的踪影。而当地酒商给的反馈是“知道上海贵酒,但在南京几乎没有,因为不好卖”。

有爆料称,上海贵酒的线下销售方式更像是“式卖酒”,而普通求职者必须购买一定金额的白酒产品才拥有入职的资格。

值得注意的是,在上海贵酒以多品牌运作的过程中,幕后实控人韩宏伟还成立一家名为“上海军酒”的公司。

用上海军酒的话来说,这是针对退役军人而量身定制创业连锁加盟商业模式,形成连锁品牌“军酒坊”。“军酒坊”专卖店在全国多地开设的时间,主要集中在2020年至2022年这三年时间里。

Simi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