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白酒出大事茅台从此成其他

author
0 minutes, 0 seconds Read

“现在,我们可以自豪地宣布,中国终于有了自己的世界级白酒庄园及相匹配的产品——青花郎。”3月19日,中国酱香白酒黄金产地赤水河左岸,郎酒股份董事长汪俊林轻轻几句话,划出一道行业的分水岭。

“请问董事长,赤水河左岸庄园酱酒的定位,是当初提出‘两大酱香’时就已想好,等到庄园建好才发布,还是当初没有想好,现在才提出的?”

3月19日,在青花郎战略定位升级发布会上,面对媒体的提问,汪俊林坦诚作答,新定位并不是早就想好现在才发布的,自己也没有那么深谋远虑。

行销界对品牌定位尤其是宣传语的过度鼓吹,让“定位”在一些人眼中成为概念包装的代名词。若以此论,青花郎的两次定位,其实都不算是“定位”,而只是事实表达。

当初,无论企业还是产品实力,都是事实上的“两大”,所以就叫“两大酱香”。如今的庄园酱酒,同样如此。包括有记者问,赤水河左岸的“左岸”是否含有类似塞纳河左岸比右岸更高大上的暗示,汪俊林也是实在作答:“左岸只是地理位置。”

但汪俊林说自己没有深谋远虑还是谦虚了。提出“两大”的2017年再往前10来年,他就有了“庄园”的想法,有了以庄园重塑郎酒的“深谋”。

当时,飞天茅台还不像现在这么不愁卖,郎酒还在主打两三百元的红花郎,汪俊林已经相信,未来重心将从中低端的同质化转向中高端的差异化,高端白酒将奢侈化,背靠赤水河天然珍稀资源的酱香白酒,则最有希望跑出白酒界的奢侈大牌。

看遍全国也没有答案后,2008年,他带着团队到欧洲找灵感。“深感震撼,红酒有众多世界级酒庄,而中国酒文化历史悠长,却没有一座真正的白酒庄园。”

在当时,这被不少人认为是痴心妄想,但汪俊林信心坚定,还通过媒体公开立志,要把郎酒所在的二郎镇建成国际名酒小镇,要打造世界一流的酒庄。

让他自己没想到的是,这一梦就是十多年,而且时间越是往前,越是旧梦之后有新梦;让质疑他的人也没想到的是,他真的能“愚公移山”,一件事坚持做十多年。

当他3月19日“自豪地宣布,中国终于有了庄园白酒”时,历经13年,投入超200亿,占地10平方公里的郎酒庄园,已屹立于赤水河左岸,并被酒业权威、中国酒业协会名誉理事长王延才郑重加冕为——中国第一白酒庄园。

郎酒庄园周边的10平方公里内,有合计年产将达5万吨的酱酒生态酿造基地,有世界最大天然储酒溶洞群和露天陶坛储酒库,有五星级标准的酒店,有巧夺天工于悬崖峭壁,填平荒野沟壑筑就的品酒中心、调酒中心、收藏中心与观光景点……

汪俊林请来一流的建筑师和设计师规划、建设庄园,还给每个地标都取了一个温暖的名字,如洞仙别院、若梦台、青云阁、问天台、红运阁、金樽堡……其中的金樽堡,出道两年已拿了三次世界级建筑与设计大奖。

酱香郎酒与茅台同处酱酒天选之地赤水河,采用与茅台一致的“12987”酿造工艺,还拥有茅台不具备天然储酒溶洞群和世外桃源般的环境,于是有了“历史偏爱茅台,大自然更爱郎酒”的美誉,同时其还是老牌中国名酒之一。

这些都已经是最好了,但追求极致的汪俊林认为,极致的要义是“没有最好,只有更好”。在这一理念下,郎酒通过庄园建设对环境和流程再创新,好上再加好。

好的酱酒从投粮到出厂至少要5年,酿造、存储都对品质影响很大。通过庄园,郎酒以更加有利品质的“生、长、养、藏”,重新定义了头等产品——青花郎。

在赤水河核心产区,以特有的糯高粱为原料,采用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郎酒传统酿制技艺“12987”酿造。这是青花郎“生在赤水河”的“生”。

先在赤水河最高峰之一天宝峰之巅的陶坛酒库淬炼纯化,再到拥有88个巨型罐体的“千忆回香谷”醇化生香,这是青花郎“长在天宝峰”的“长”。

“长”上2-3年后,进入室内陶坛库静养3-10年,让酒体充分修身养性与定格,口感更加细腻丝滑、丰满圆润,这是青花郎“养在陶坛库”的“养”。

室内陶坛静养后的原酒,最后将进入全球最大天然储酒洞——天地宝洞,在洞中继续被大自然与时间加持。这是青花郎“藏在天宝洞”的“藏”。

以“生、长、养、藏”对大自然和人工技艺再精粹的同时,郎酒还依托庄园建设,加强科学技术对传统工艺的赋能,让每一瓶酒,都是一样的好酒。

汪俊林之子、郎酒股份副董事长汪博炜,是推动科技化的主帅。这几年,他投入精力最多的就是,如何以科技将人工技艺的最高水准数据化然后标准化。

2019年8月,郎酒邀请中国工程院院士孙宝国支持成立了品质研究院。2020年3月郎酒发布了品质、品牌、品味“三品战略”,科技的结合与应用,都是其中的关键词。

这几年,郎酒还先后成为乌镇互联网大会的合作伙伴,全国首个工业互联网白酒行业标识解析节点落户建设单位。汪俊林一直强调,“郎酒的第一车间在田间地头(原料基地)”,这第一车间,如今也已升级到智慧农场的科技水准。

时间是酱酒最重要的品质保障之一,存储时间越长的酒越好。通过庄园建设的空间与产能扩容,以时间筑起高高的品质壁垒,才是青花郎最脱胎换骨的变化。

“生、长、养、藏”之下,郎酒新增了年产2万吨的生态酿酒基地,将规划总产能提升到年产5万吨、媲美茅台的超级规模,同时还把储酒能力扩大到30万吨以上。

通过多年的卖老酒、存新酒,如今,郎酒已将老酒存储做到13万吨(以53%vol折算)的规模,将青花郎基酒的时长统一到至少7年。

去年,历时8年建设的吴家沟生产基地正式投产后,则有望让郎酒在未来六七年,把老酒存储提高到30万吨的规模,青花郎的基酒时长则有望被拉高到10年。

鉴于飞天茅台目前的基酒时长只有5年,且很难在销售吃紧的情况下再提升,而整个赤水河再也找不到有如此大老酒规模和潜力的其他酒企,一旦达成10年基酒目标,青花郎将挟时间独步天下,汪俊林也将更有筹码实现他执掌郎酒以来的执念:

郎酒庄园的诞生,改变了中国没有白酒庄园的历史,也正改变着中国白酒和消费者的关系,改变着白酒消费方式,形成新的白酒文化。

中国酒企一直都在努力让酒走进消费者,但汪俊林决定建庄园时,就已把重点变成了——让消费者走进酒庄,在喝好酒之外,感受和享受与酒有关的更多文化和情感。

汪俊林说,若以10分计,他还只能给现在的郎酒庄园打5分。但他心中才5分的这庄园,已经给亲临其境者百分的惊喜,也已经是白酒爱好者心中的圣地了。

到金樽堡亲调一杯自己的酒,乘直升机游览,看由奥运会开幕式承办商历时三年打造的中国最大的山体灯光,以及如梦如幻的灯光汇演……

或者,白天在问天台,放眼远望静静流淌的赤水河,以及高山河谷的阡陌纵横与烟火人家;入夜在洞仙别院、红运阁、青云阁之上,甚至掀开房间窗帘,眼前就是河谷两岸的灯光点点,身后是通体璀璨的大山,头顶是灿烂星空。

为在地无几尺平的山谷沟壑平地建起一座世界级庄园,并最大限度地保护庄园及赤水河生态,光是水处理管道就投入过亿、铺到了30多公里之外。

二郎镇本地管理与服务人才极度匮乏,外地优秀人才也“打死都不愿到这样的山沟沟里工作”,但郎酒人硬是在这现代服务的荒野之地,做出不输北上广深的水准。

请来资深管理专家做酒店总经理,请来一流培训机构进行培训,从怎么摆台、怎么铺床、怎么跟客人打招呼开始,建立服务标准和体系……如今,上千人的大型活动,也能把每一位客人都照顾得像私人游一样周到和体贴入微。

除邀请消费者亲临其境,享受与酒有关的愉悦旅程,郎酒庄园还针对个性需求,推出私人定务:从酒的年份、口味到方方面面,一对一提供高端尊享服务。

如今,郎酒专门用于典藏高端私人定制酒的仁和洞,已成为酱酒消费圈层的新宠,多位行业领袖级企业家、文艺界知名人士,用千万起的订单定制封坛。

在海外,集观光体验和消费、购买于一体的葡萄酒庄旅游,已是非常主流的方式,法国波尔多、美国纳帕谷等,都已是全球游客蜂拥而至的目的地。

以纳帕谷为例,其2019年接待游客已近400万,这些游客不但观光旅游、吃喝玩乐,还就地买走了占其总销售量60%的红酒。中国游客也已是葡萄酒庄园旅游的主力军,在纳帕谷,每5个过夜的游客就有一个来自中国。

同样集齐观光体验与消费购买的郎酒庄园,也正变成类似的旅行与消费目的地。自2020年5月开业以来,庄园几乎日日爆满,吸引了各界名流和潮流人物纷至沓来。《中国好声音》把现场搬了过去,新浪把“十大经济年度人物”也搬了过去……

“我这是中国第一白酒庄园的庄园酱酒”“我这是亲自从中国第一白酒庄园带回来的庄园酱酒”“我这是专门在中国第一白酒庄园定制的庄园酱酒”……

不但以酿造更好的酒来表达对消费者的尊崇,更以第一庄园的隆重和亲密相融,与消费者建立起与众不同的情感连接与身份认同……

这生在心里,长在情里,养在记忆,藏进人生的,或许才是汪俊林心中最好的酒、最好的庄园,最好的“生、长、养、藏”。

财经号声明:本文由入驻中金在线财经号平台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中金在线立场。仅供读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同时提醒网友提高风险意识,请勿私下汇款给自媒体作者,避免造成金钱损失,风险自负。如有文章和图片作品版权及其他问题,请联系本站。客服咨询电线

您还需要支付0元我已阅读《增值服务协议》确认打赏1鲜花=0.1元人民币=1金币打赏无悔,概不退款

Simi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