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酒”属于谁?上海贵酒因商标被贵州贵酒盯上四年重审有果

author
0 minutes, 0 seconds Read

提起贵酒,也许很多消费者都知道。但很多人不知道的是,名叫贵酒的公司,一共有两个:一个是上海贵酒(上海贵酒股份有限公司),一个是贵州贵酒(贵州贵酒集团有限公司)。而他们两个之间,围绕着“贵酒”这个牌子,已经打了近四年的官司。

近日,拉锯近四年之久的“两贵之争”案迎来新进展:江苏省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再次判定上海贵酒未涉不正当竞争。如今,“两贵之争”告一段落。

商标之争背后的复杂利益作为白酒行业的一匹黑马,上海贵酒近几年在业内的曝光度可谓飙升。公开资料显示,上海贵酒是一家在A股主板上市、落户在上海奉贤的民营企业,以创新型白酒为核心业务,布局白酒投资并购、生产制造、销售以及创新科技等多领域。财报数据显示,上海贵酒2022年营业收入近11亿元,同比增长81%,实现经营利润1.02亿,并实现了营业收入连续同比稳步增长。

贵州贵酒为洋河股份子公司,自2019年12月岩石股份更名为“上海贵酒股份有限公司”之后,贵州贵酒就开始了长达数年的商标“维权”行动。据统计,贵州贵酒分别以侵害商标纠纷和其他不正当竞争为由,先后10次将岩石股份告上法庭。

2019年12月23日,贵州贵酒以侵害商标专用权、构成不正当竞争纠纷为由在南京起诉上海贵酒等三家公司,长达四年的诉讼就此展开。

2021年7月13日南京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被告贵州贵酿停止生产、销售侵害原告第101911号、8550010号“贵”注册商标专用权商品的行为;被告贵州贵酿赔偿原告100万元;被告上海贵酒对上述给付义务中的20万元承担连带赔偿责任;贵州贵酒诉上海贵酒不正当竞争及商标侵权等相关诉请被驳回。

但贵州贵酒集团有限公司不服上述判决,于同年7月上诉至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要求改判,而江苏高院于2022年5月17日裁定撤销一审判决,发回南京中院重审。

2023年6月,重审的判决结果公布,明确了上海贵酒未涉不正当竞争。根据判决书,上海贵酒股份有限公司自身展业活动未涉不正当竞争,自有商标未涉商标侵权,贵州贵酒诉上海贵酒包括停止不正当竞争行为、变更企业名称、支付巨额赔偿等主要诉请逐一被法院驳回。至此,贵酒商标之争暂时落下帷幕。

据贵州贵酒公司官网,其历史可以追溯到1950年。当时贵阳市144家酿酒作坊联合成立“贵阳联营酒厂”,后更名为“国营贵阳酒厂”。2016年,酒厂被洋河股份全资收购,成为洋河旗下重要一员。在张联东就任洋河股份董事长之后,更是对贵州贵酒寄予厚望,直接明确了“洋河、双沟、贵酒”是洋河股份的三大核心增长极。

如此来看“贵酒”商标对于洋河的重要性自然不言而喻。有业内人士透露,虽然部分核心诉讼请求得到法院支持,但是贵州贵酒对此结果依然“不甘心”,法务和其他相关部门还在研判,不排除继续上诉的可能。

在酒类营销专家肖竹青看来,酱酒自带“高端”光环的基因,两个贵酒交锋的本质是希望在酱酒赛道中抢夺更多的地盘以及消费者的心智资源。而消费者的心智资源是很难再复制的,所以两者均不愿意放弃“贵酒”这个商标和名号。

而在长达几年之久的商标之争中,贵州贵酒的主要的争议点集中在上海贵酒身上。但事实上,“贵酒”商标并非贵州贵酒所独有,而贵州贵酒也并非第一家叫“贵酒”的企业。据查询,除了上海贵酒,贵州贵酒也曾多次因商标问题起诉其他酒企,但屡战屡败,想要独占该商标难度颇大。

从法律上来看,“贵”是贵州省的简称,用于企业名称的识别性和显著性较弱,无法和贵州贵酒形成唯一对应关系,且在贵州省存在大量字号包含“贵”的企业名称的白酒企业,其中很多注册时间早于贵州贵酒。

的确,尽管贵州贵酒的发展历史较为悠久,但其直到2019年才正式改名为贵州贵酒集团有限公司。在此之前,贵州省不少白酒企业的名字里就有了“贵酒”二字。因此外界认为,贵州贵酒在改名后便禁止其他酒企使用“贵”字商标的举动未免有些霸道了。

“贵酒”商标之争,可以说是白酒行业一类现象的“缩影。近年来,酱酒热持续升温,但是入局者增多,不少杂牌、傍名牌企业入局,试图分得一杯羹,中小酒“碰瓷”知名白酒品牌的行业乱象也随之兴起,且屡禁不止。

曾有贵州茅台酒股份有限公司诉贵州某酒业有限公司等侵害商标权,被告公司在商品上突出使用侵权商标的文字,以不足9元每瓶的价格,侵权时间长达一年多,贵州茅台胜诉并获赔100万元。

由此可见,依靠“搭便车”“傍名牌”行径,短期可以获得收益,长期可谓损人不利己。企业只有布局自己的商标,塑造自己的品牌影响力,才能构建核心竞争力,长久在市场立足;也只有拥有自己的商标,才能更好地受到法律的保护,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

Simi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