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 Tâche垂直实录包含康帝10大年份资料的珍贵笔记!

author
1 minute, 46 seconds Read

对任何葡萄酒爱好者而言,能够在一场品鉴会上领略罗曼尼康帝酒庄各大酒款的不同年份,或者多个年份比较探索其中某一款珍酿的各年份表现之变与不变,都是平生幸事,更何况办了一场领略罗曼尼康帝酒庄在1988,1995,1999,2000,2003,2008,2009,2010这10个重要年份的特性。

罗曼尼康帝酒庄所拥有的各大名园中,La Tâche(中文有个文雅的译名“踏雪”)是公认实力最接近至尊的罗曼尼康帝 La Romanée-Conti的葡萄园。甚至可以说,La Tâche满足了饮者对葡萄酒所能带来感官愉悦的所有想象;但欣赏 La Romanée-Conti需要更多的品鉴经验,需要饮者主动走过去,从中获得的感官和智力上的收获更高一筹。不论怎么说,La Romanée-Conti的葡萄园仅有1.814公顷,平均每年5000瓶左右的产量;但 La Tâche却是罗曼尼康帝酒庄最大的地块,6.062公顷,年均产量接近18000瓶。更崇高的地位和更稀缺的产量,使得现在市场上同年份的罗曼尼康帝一般是踏雪价格的4倍多,难怪很多爱好者开玩笑说,均价已经在3万人民币以上的 La Tâche其实是罗曼尼康帝酒庄“性价比最高的酒”。

La Tâche早期产权的历史有很多种说法,因为时代久远其准确性已经难以考证,但在18世纪曾经被勃艮第议会的议长Joseph Joly de Bévy所拥有,所以那个时候被称作La Tâche Joly de Bévy。法国大之后这块葡萄园被当作国家财产重新拍卖,由Nuits-Saint-Georges的市长Jacques Jacquinot高价买下,但实际上他只是作为背后金主第戎酒商Claude-Francois Viénot-Rameau的代理人。之后这块地的产权于1815年被Liger-Belair家族拥有长达118年之久,直到1933年因为继承问题而拍卖出售,被罗曼尼康帝酒庄当时的庄主Edmond-Gaudin de Villaine买下拥有至今。

Tâche这个词在法语里是“任务”的意思,但如果a上没有音标符号,Tache的意思是“污迹”,意思相去甚远。从葡萄园耕作的角度来看,显然前者的含义更相关联,直到今天还有tâcheron这个词指称临时雇佣来做农活的人。罗曼尼康帝酒庄从1978年份开始,才在酒标上规范地使用 La Tâche,在此之前的老标基本都是 La Tache,除非是酒庄和酒商后期释放到市场上的新标老酒,比如罗曼尼康帝在美国市场的代理商Wilson-Daniel在1978年之后上市的1971年份La Tâche用得会是带音标符号的拼写。

最早的 La Tâche Joly de Bévy地块的面积根据交易资料显示只有1.40公顷左右,历史上经历过两次扩张。一次是在Liger-Belair家族手中增加了0.027公顷的微小面积;更重大的一次,是罗曼尼康帝酒庄购买集中了La Tâche相邻的地块Les Gaudichots(1936年被划入 La Tâche特级园的部分为4.63公顷,今天被成为 Les Gaudichots ou La Tâche),并以La Tâche的名字出售,而且在争议诉讼中被判决这么做是合法的。最终1933年 La Tâche Joly de Bévy也被罗曼尼康帝酒庄收购之后,两块地合并在一起成为了今天6.062公顷的 La Tâche独占园(另外还有1.03公顷的Les Gaudichots在1936年的分级中被划为了一级园)。

去追寻1933年之前原始的 La Tâche Joly de Bévy看起来更像是酒痴的执念,现代饮家对 La Tâche的认知都是来自两块地合并之后所诞生的杰作,我主张关注离我们更近一些的历史便好。

如果你在这些葡萄园中漫步,从挨着La Tâche底部缓坡的同名小路一直往坡上走,坡面越来越陡峭,走到顶部海拔300米左右,有一片可以俯瞰Vosne全村的平台。按照罗曼尼康帝庄主Aubert de Villaine先生的说法,La Tâche是一块土壤多样性比较高的风土,土壤中存在的石灰岩底层、红色粘土、卵石、大理石、钙质海洋生物化石等等,从底部到顶部的分布和比例都有所差别。同时他认为 La Tâche是他所有葡萄园中目前状态最健康的,主要以平均年龄50-60岁的老藤为主,对异常气候和病虫害的抵御能力也比较强,足以出产复杂多面而且品质稳定的伟大佳酿。

La Tâche垂直的部分分为三组出场,先是2010和2008,然后是2000和1999,最后是1995和1988;从酒款的陈年潜力和状态表现来看,先出场的2010和2008是青少年组,2000、1995和1988是已经达到适饮巅峰的成年组,超级大年1999特殊地处在两者之间还在爬升到顶的最后一段中(大约2024-2025年左右抵达巅峰)。品鉴的结果充分说明La Tâche不论大年小年,要品鉴到La Tâche的巅峰,至少需要近20年的耐心。

整场品鉴中,最喜欢的La Tâche年份依次是1988,2010,1999,2008,1995,2000。其中2010,2008,2000和1995可以算是最为经典的La Tâche三段式,复杂多变、富有冲击力的花香为前段,华丽饱满的果味质感和宏大坚实的结构为中段,矿质香料、岩韵悠长的尾段,符合全世界饮家对“完美之酒”的全部想象;但当晚最为出色的两个年份——1988的强大力量感和独特茶香,1999的甜美高成熟度和特别的姜花气息,都在这个三段式的经典风格上体现了自身年份的独特风格,造就了可以陈年长久的伟大范例。

同时,这篇品鉴记录中尽可能附上了来自酒庄,尤其是来自罗曼尼康帝庄主奥贝尔·德维兰先生的年份记录,在翻译这些文字的过程中,最大的感受就是“酒农者父母心”,真正心系土地心系葡萄的酒农,每个年份都是惴惴不安、操心焦虑过来的,但同时也对真正伟大的风土怀有信心和敬畏,最终能够培育出成为大材的“孩子”,实属不易。

Krug有两款最为旗舰香槟——“黑珍珠”Clos d’Ambonnay和“白珍珠”Clos du Mesnil;白珍珠来自Salon所在的香槟区“白中白”圣地Mesnil-sur-Oger村一块1.84公顷的古老石墙园,从1698年就已经存在,Krug于1971年购入,第一个年份产于1979年。一位香槟资深专家的评价非常精确:“Clos du Mesnil的伟大年份,年轻时是不食人间烟火的山间清泉,而陈年圆熟后仿佛轻微起泡的蒙哈榭。”

在采摘前,一场冰雹袭击了Mesnil-sur-Oger村大部分葡萄园,因为被石墙和村庄建筑庇护,这块Clos du Mesnil得以幸存,出产了这样一款美味、慷慨、风味成熟但同时又仅限霞多丽优雅风范的白中白香槟,2012年春天除渣。

开瓶瓶醒透气10-15分钟开始品鉴,带着烤面包和焦糖的复杂丰盛气息,拥有极好的矿质感和年轻度,很有活力的线性酸度结构,随着醒酒慢慢出现炒芝麻的高贵气息,变化繁多,口感富有厚度,俨然一款“起泡蒙哈榭”。

1888年起一场横扫香槟区的根瘤蚜虫(Phylloxera)灾难让人们不得不连根拔掉几乎所有的葡萄藤。重新种植的葡萄,嫁接在可以抵御蚜虫的美国根茎上。而Bollinger酒庄位于黑皮诺闻名的特级名村Aÿ的两片葡萄园——Clos de St Jacque和Chaudes Terres,以及特级村Bouzy的Croix Rouge红十字园奇迹般地没有被蚜虫感染,一直保留着未经嫁接,用百年前的不规则高密度群植方式种植(en foule),葡萄藤用木质的架子和稻草固定,每年收成之后结果的葡萄藤被压埋入土,来年长出新藤又生生不息。这样的黑皮诺原生根葡萄园酿出的“黑中白”,无疑是香槟世界已经几乎失落的遗音。因为打理复杂,又极难防止,2004年“红十字园”还是因根瘤蚜虫而遭毁灭,我们喝到的存世极少的包含三块遗珠园的1999年份,也因此格外珍贵。

是一个总体葡萄生长季节温度更高降雨也更多的年份,葡萄园保持着很好的健康状况;在一个温和的冬天之后,春天发芽顺利,5月快速顺利生长,6月完满完成开花,炎热的7-8月带来了出色的转色成熟,9月15日开始采摘,气候基本都是晴朗的,一个非常顺利的年份。

黑皮诺带来的红色莓果和香料复杂气息,陈年后才有的类似fino雪莉酒的坚果香气,最令人惊讶的地方是这样一款黑中白的细腻度竟然比Krug白珍珠还要高,拥有紧细饱满的质感和爽脆清新的酸度结构,是一款充满力量但兼具极高细腻度的香槟。

平均藤龄45岁,90%来自名为Les Poulaillères的克里玛,10%来自名为Clos St Denis的克里玛。在罗曼尼康帝酒庄的葡萄园中,这是最早熟,也最简单的一块地。他以令人心醉神迷的澄净表达在其他酒款之前绽放:温柔的下有着钢铁骨架,足以随时光优雅演化,他是大伊瑟索的弟弟,急切地希望能与光荣的长兄匹敌;他有时会向你靠近,带着强力征服的声调。著名葡萄酒作家让-弗朗索瓦·巴赞说:“这是一款自然就会靠近过来的酒,不似其他更为女性风格风土那般曲折婉转。”

因为阴冷多雨的四月,2008年的植物生长周期相比2007要开始得晚得多,开花比近期往年都晚,会带来不够均匀的果实成熟度,6-8月西风带来了多次暴风雨,种植团队承受着非常大的田间料理压力,到了9月份团队都感到非常焦虑。幸运地是9月13日雨完全停下了,第二天西风变成了稳定凉爽而干燥的北风,让葡萄园得以蒸发掉过多的水分,阻止霉菌病害的发展,葡萄在这个宝贵的窗口中加速成熟,9月27日开始采摘La Tâche,10月6日采摘Echezeaux;相对而言比较艰难的年份带来了比较小串浓缩的葡萄,但对筛选的要求非常高,30%-40%的收成被筛掉,剩下的收成成熟度非常理想,有很好的陈年潜力,产量降低到了1500-1900升/公顷,潜在酒精度在12.5%-12.8%之间,30-40%的葡萄选择了去梗;因为采摘时天气已经如此凉爽,酒精发酵时已经无需温控冷却进行了9-10天的自然冷浸,浸出过程很慢,但酒庄让一切平静缓慢地自然发生,整个发酵过程持续了18-20天。酿酒师Bernard Noble说2008年让他想起1998年的气候。

开瓶即是纯净通透的玫瑰花瓣香水气息,状态极好不用进醒酒器,把温度控制在12°C左右,瓶醒1小时后入杯,马上让人沉浸在丰厚新鲜的玫瑰花瓣甜美奔放的香气之中,一些花萼植物的带梗清凉气息穿插其中,让人感受到穿梭于花海的清新活力感,回味的集中度和精准度都非常出色,绵延良久。

平均藤龄超过55年。让-弗朗索瓦·巴赞形容大伊瑟索是“成为伊瑟索之前,先成就伟大,泰然的酒,随岁月而静好。” 大伊瑟索是一位在乡间的幸福地沉思漫步的贵族,信马由缰,悠哉游哉于充满着各类气息的一片森林中:苔藓、落叶、泥土、野味… 所有这些都是带着感情用一种精细、简明、纯净、有如音乐般的语言表达的,就像是莫扎特的四重奏。

庄主德维兰先生说,“2009这个年份,伟大但并不容易——相对较早的发芽期,光照充足但也有不少小型的暴风雨,既为葡萄带来了充足的水分无忧度过8月和9月的炎夏,但田间潮湿也为防范处理疾病带来比较多的工作,但这些辛苦都获得了充分的回报,收获了很多或许是他见过最为健康的葡萄,像1999和2005这些伟大的年份一样,没什么好筛选的,也有很多较小的果串,浓缩度很高,产量也同样比较慷慨。9月10日采摘从Corton开始,那里明显比Vosne村的葡萄更早熟度,然后13日采摘了Richebourg,14日Romanée-Conti,14-15日La Tâche,15日采摘了Montrachet,15-16日Romanée-St-Vivant,17-18日Grands Echezeaux,最后18-19日才是Echezeaux;La Tâche有少量年轻藤通常是不混入成酒的,2009年结的葡萄品质实在太好最终把它们留下来了;果梗也非常成熟,所以都是100%带梗酿造;这个年份不得不让人去对比1959年——这种是大自然向我们露出微笑,你可以从酒中感觉到和谐感的伟大年份。葡萄很放松,风调雨顺,一切归位。2009同时也是一个非常热情魅惑的年份,不像宏大更为复杂但不那么热情的1999年。”

刚开瓶的状态清新安谧,花香半掩,拥有非常好的和谐感,半瓶倒入醒酒器醒酒10分钟左右倒回瓶中,瓶醒1小时后入杯;有精细的白胡椒和香料气息出来,慷慨的黑樱桃、李子和玫瑰花瓣的华丽风味,让人如同漂浮于安静无波的花海之上,饱满沉稳的中段口感带来泰然平静、宏大有力的气魄,一切都非常成熟精细、和谐沉稳,将会有极强的陈年潜力,确实是大伊瑟索达到极高水准的大年表现。

罗曼尼圣维旺是一位者,我们只能爱上她;在一见钟情的时候,你没有看到她的优雅背后,展现出一种如此完美平衡的力量。让-弗朗索瓦·巴赞形容她是” 女性气质和精妙风格的奇迹,拥有让人不会抵抗的力。“

庄主德维兰先生说:“2003年在减产45%-50%的情况下,给了我们非常好的收成原料。红葡萄酒总体的平均产量是1660升/公顷。在一个经历了死亡霜冻和死亡酷热的混乱生长季节之后,采摘在8月25日开始持续到9月1日。这个年份的一个有趣之处是它的多变性——比如到5月中旬葡萄的生长已经非常提前,6月初便完成了开花;但是两天之间的温差,可以有12-15°C之多;另一大特点是葡萄藤从一个阶段生长到另一个阶段状态的速度之快,往常勃艮第开花到采摘需要近100天,但2003只用了80天,非常惊人。炎热当然带来了小粒的葡萄,自然也带来了比较多的干浸出物。采摘时,葡萄园里没有霉菌侵染的情况,但是需要去掉枯萎和晒伤的葡萄。含糖量非常好,完全无需加糖,pH值也很高,3.6-3.7之间但无需加酸,因为我们认为高单宁高糖分和低酸度的组合可以带来很平衡的葡萄酒。一开始我有一些担心,因为第一次我们陈酿换桶时,酒液颜色深黑带着过熟的气息,但是清新度一点一点回来了,除了Echezeaux,其他的酒都并不显得过熟。“

“风土开始自我表达,我非常乐观地认为2003会给我们带来真正伟大的葡萄酒。当然言之过早,但很可能2003有可能可以与我们的1947年媲美。2003年我希望全部都用大瓶装瓶,如果商业上允许的话(当然不允许)。” Allen Meadows给出过一个很有意思热凉大年对照,1947和1949,1952和1953,1959和1962,1990和1993,每一组的前一个年份都是非常成熟、慷慨和丰盛的风格,而后一个年份都是经典地富有结构感,精细而通透的风格,2003显然是前一种,两种都是可以成就伟大的年份,尽管在风格上可以有多么显著的不同。”

开瓶即有带着麝香魅惑感的动物皮毛气息,其下是极为密集丰盛的玫瑰花瓣香气,无需进醒酒器,瓶醒1.5小时后入杯,香气的迷人表现和复杂多变程度让人想到菜刀(Prieuré-Roch)的酒,红色浆果的清新多汁风味,玫瑰花瓣的炫目气息,动物皮毛神秘而魅惑的诱人特质,各种复杂的香气流连于唇齿,玫瑰花瓣的集束香气如胶似漆萦绕,同时又通透可人,真是拥有强大力的美酒,目前已经接近适饮巅峰;喝年轻时的RSV,圣洁而精妙多变的香气让人冥想沉思,让人想到西方画作中常见的圣哲罗姆(Saint Jerôme),旷野中沉思的圣者,身旁常总有一只安静的野兽;但当其陈年到接近适饮巅峰,野兽慢慢活跃起来,就成了一位完全的者,着实奇妙。

里奇堡的丝滑感很自然地让人想到邻居“罗曼尼康帝”la Romanée-Conti,而他的力量感让人想到”踏雪“La Tâche”。这是一位喜欢生活在乡间的皇家火,欢笑歌唱,你可以感觉到他那运动员一般的体魄中所蕴藏的力量。勃艮第历史上伟大的酒评家Camille Rodier说:“里奇堡是勃艮第最为华丽的酒之一。”

庄主德维兰先生说:“2005是一个美好的年份,而且非常可能会是红白都很伟大的年份。总体上这是一个干燥的年份,除了4月间暖湿的日子允许植物的生长周期可以有一个好的开始。4月之后,只有在葡萄藤看起来最渴水的时候才有零星的降雨,尤其是9月初的时候,之前的8月干燥而多云;5月初出现的冰雹砸中了Echezeaux和Grands Echezeaux,但因为发生得比较早,只带来了减产,没有损害到质量。同样也有冰雹风暴袭击了Santenay和Chassagne村的中部,但Montrachet得以幸免。生长期内有一些非常温暖的时期但都比较短暂,葡萄藤缺水的压力更多来自干燥而非炎热。我们的葡萄藤再一次证明它们并不需要太多降水来出产出色的葡萄原料,因为它们的根系已经伸展到足够深的地方可以找到地下水来满足葡萄的需要。开花相对较早,5月25日便开始了,出现了很多成熟不均(millerandage)的情况,带来很多小颗粒的葡萄,当然也是集中度和总体品质优秀的征兆。8月5日左右开始转色,8月尽管有足够的照度,也较为多云和凉爽,转色花了比较长时间才完成。这两种情况带来的缓慢和不均看起来并没有影响采摘时间,因为9月的天气理想,最终的成熟度完美地最终达到了均匀。当糖分达到13%的潜在酒精度,我们便在非常干燥、晴朗和凉爽的条件下开始了采摘——9月15-17日La Tâche,16-17日Romanée-Conti,17-18日Richebourg,18-19日Grands Echézeaux,19-21日Echézeaux – September 19, 20 and 21,21-23日Romanée St. Vivant,23日Montrachet。最终总体的产量在2800-3000升/公顷,这对我们来说已经是很慷慨的丰收了。果粒都相当出色,基本不需要多少筛选,让我想到了杂志照片里那些形状完美而成熟的葡萄。”

“发酵顺利开展,所有的苹果酸乳酸发酵都在第二年的3-4月间完成,除了Romanée-St-Vivant 8月才完成。从酒的状态来说,在比较早的阶段来看,我坦白说没有碰到过与2005相似的年份,但我相信它将会是我们这些年来出品的最长寿的年份之一,因为演化陈年好几十年所需要一切它都具备了。 ”值得注意的是,2005年没有降级出产一级园特酿Duvault-Blochet,2004年也仅出品了4000瓶,而且只销售给法国的餐厅。

开瓶就能闻到状态全开的奔放玫瑰花瓣香气,如风吹过花海,但矿质收敛的底色还没有完全舒展开,整瓶倒入天鹅醒酒器醒酒10分钟后,动物皮毛气息开始展现,单宁的收敛浓重感比较强,回瓶瓶醒1.5小时后入杯,平静端庄的大玫瑰花朵的香气蓄势待发,完美成熟但同时带着极好清新感的红樱桃、黑樱桃饱满果味,扎实饱满而丰盛的酒体体现出极好的和谐度和力量感,底部有着已经露出三分之一头角的矿质基岩和甜香料风味,较高却非常精细的单宁的微微收敛感贯穿着绵长的回味,2005这个大年的大酒普遍有发育缓慢的状态,但这样的酒值得更多的耐心。

La Tâche是优雅和严谨的结合体,在那常见的坚实单宁和如火一般的热情之下,有一种近乎无情的宫廷优雅所统帅。仿佛法国画家德尚拜尼(Philippe de Champaigne)画笔下法王路易十三的宰相和红衣主教黎塞留——手紧张地放在剑鞘上威信和庄严尽显,这一切却藏于貂皮和天鹅绒装饰的珍宝匣中。

庄主德维兰先生说,“2010是一个如此多样的潜在灾害威胁要发生,但结果却总是像魔法师从帽子里变出兔子来一样结果品质出众的罕见年份。类似2008年,Rameaux西风预示了年份的多灾多难(复活节前一个周日被称为Rameaux日,勃艮第的古老传说相信这一天的风向将主导这一整年)。开花始终在构建年份中起着原始而决定性的作用,因为它确定了这个年份将出产多少果实。在2010年这一方面的消息并不积极,因为天气潮湿阴冷导致了延长而不均匀的花期。这意味着成熟度的不均匀,及时在同一串葡萄上也是如此。一线希望来自糟糕的天气同时也带来了比较小的果串,可以极大提升酒液的浓缩度。被降低的产量同时也让葡萄藤可以出产成熟度非凡的果实——这种情况在不减产的情况下几乎不会在凉爽的年份发生。”

“6月和7月有时潮湿有时温暖,甚至有些炎热但从未出现酷暑,这种类型的天气也助长了白粉病和霜霉病。与此相反的是,果实转色成熟的8月,竟然又湿又冷,令人非常忧心这一年的品质。但福祸相倚,厚实的果皮反过来帮助了它们抵御霉菌。9月12日一场冰雹暴袭击了Santenay,我们在Montrachet的葡萄园也经历了强降雨,霉菌强烈侵袭了霞多丽葡萄园。万幸在Vosne村没有遇到冰雹,因为湿冷的夏季,也没有碰到季末的缺水压力。9月22日,我们从新葡萄园Corton开始了采摘,23日继续采摘了Montrachet和Richebourg,24日下了雨早上没有采摘,下午又继续采摘了Richebourg,Romanée-Conti是25日采的,接着La Tâche在26-27日,Romanée St. Vivant在27-29日之间,Grands Echézeaux在29-30日,最后以30日-10月2日之间采摘Echézeaux结束。果实相对来说还比较干净,但即便如此还是需要大量筛选,不过没有2008和2011那么多。糖分含量的潜在酒精度在12.5-13%之间;在我们酒庄产量从来不高,但是在2010年尤其很低,在2200-2300升/公顷之间。因为采摘时的凉爽条件,冷浸皮时间稍稍长一些,酿酒时50-70%整串带梗,酒精发酵正常完成。总体来说,2010年是上天恩赐的礼物,我们从未想过它可以做到这个样子——清新、密集而且有着漂亮的通透感,而且最妙的是非常平衡。千线年是一个优雅而非有力的年份。

开瓶呈现出暗香浮动的状态,整瓶double decant,然后瓶醒2.5小时后入杯;极为丰富的密集玫瑰花束香气,层层叠叠的花香、清新凉爽的红色黑色樱桃和香料气息,展现出华丽和谐水润的丝滑果味中段,宏大的结构,充沛的集中度和力量感以平稳宽厚的方式呈现,在杯中更是整晚显现出惊人的变化感和持久的生命力,以高集中度和层次丰富见长的一个优雅而经典的年份,目前已经非常令人享受,但还处在陈年爬坡的长路上。

开瓶时香气有一些灵动开放感,但层次还未展开,同样整瓶double decant,瓶醒2.5小时后入杯 ; 极其鲜嫩精妙的玫瑰花瓣、紫罗兰和青色花萼(梗味)与复杂甜香料的多层次香气次第展现,令人目眩神迷的复合香气之下是光滑慷慨成熟度完美的黑樱桃果味,单宁纯净而细腻,高集中度而平铺展现,到后期高贵的甘草清凉风味开始展现,回味绵长而令人陶醉;总体上来说2008 La Tache与2010年的清凉香气和和谐经典风格接近,但在陈年演化上更快一些而且更进一步,相对不需要等待那么长久的时间。类似2001和2006,2008是La Tâche非常成功的年份之一,不应该被低估。

2000年的气候像过山车。因为暖冬葡萄发芽早,整个生长周期提前,6月热得像往年的8月份,带来了非常快速完成的花期,避免了落花不实的情况;7月末葡萄就早早开始转色,酒庄针对性地对年轻葡萄藤的高产果串做了疏果,以保证剩下的葡萄得以达到自然成熟;7-8月反常地偏冷,很多降水和暴风雨,本来提前的生长周期又被拉回一些,而且霉菌疾病多发;幸运地是8月20日夏天又回来了,被阴冷潮湿的天气打断的成熟期得以快速恢复,差不多每周潜在酒精度可以提升1%,到9月14日采摘时达到13%,霉菌的发展也停止了;红葡萄的采摘一共持续了9天,蒙哈榭一直等到9月24日才采摘以达到最高的成熟度。最终收获的果实因为有不少受到过霉菌侵染,需要如同“高定时装”一般的手工严格的筛选,最终产量跟1999相当,筛选之后最终出品2800-3200升/公顷;即便筛除掉了很多果实剩下的部分的集中度也不是非常高,酒庄最终决定90%带梗酿造;因为提前的生长周期,最终葡萄的成熟度很高,总体的酸度与1999年相比要低一些,但庄主德维兰先生相信仍然在合理的平衡水平。他原本认为2000会是一个与1992相似的年份,但随着酒液的陈酿,2000年的红葡萄酒品质远在1992之上。

刚好20岁的2000年,目前恰巧处在La Tâche走向成年的分水岭上,开瓶就可以闻到凋零玫瑰花瓣的勃艮第大酒经典陈年气息,总体比较深沉,半开半掩,整瓶double decant,瓶醒3小时后入杯;势不可挡的甜美玫瑰花瓣和成熟红黑色樱桃的丰盛香气和饱满肉感汹涌澎湃而来,一些甜香料的复杂气息点缀其间;口感充满细腻丝滑而又宽广舒展的享乐质感,集中度虽然没有仅差一个年份的1999那么深邃坚实,但也足以提供平铺满口的中段架构,目前已经基本进入适饮巅峰窗口期,及时不是大年也在饮家面前把全盛状态La Tâche的迷人魅力展现得淋漓尽致。

酒庄庄主德维兰先生说,简直找不到足够多的溢美之词来形容1999年份分拣台上收获葡萄的完美品质,在过去的10年中也碰到过几个超好的年份,但都不及1999年的葡萄兼具杰出的精细感和成熟度;这个年份可以找到很多因为成熟不均或者老藤低产带来的小果粒,这是大年的标志,带来了精细华丽、饱满丰盛的黑皮诺葡萄酒。但同时这个年份的故事并不简单:在春天淫雨霏霏的时候,在霉菌疾病带来威胁的时候,在葡萄园中无法犁地却杂草疯长的时候,在9月20日这个很早的日子就开始采摘的时候,谁能预言这将会是百年来最好的年份之一呢?!或者也可以说,正是春季过多的降雨,使得葡萄藤可以安然度过8月15日-9月20日的干旱缺水期,水分的平衡带来了健康的叶子生长,产糖功能充分运转,使得葡萄和谐而完全的成熟。收获的葡萄奇迹般的兼具高糖分和极好的酸度(这是果实浓缩带来的结果),而且健康状态不可能更加完美。需要强调的是,这三种情况同时出现的机会非常少见,真是极为特殊的时候才可能发生。

最终采摘分为两个批次进行,第一批次在9月20日专采最老的葡萄藤上最成熟的葡萄;4-5天等待剩下的葡萄进一步成熟后进行第二次采摘。最终的产量与1990和1996接近,3000升/公顷,最初的发酵过程从容而缓慢,每款酒都很均衡。暴露在日晒之下最多的果粒因为被“烤焦”而含有集中的糖分,在发酵的时候逐步释放出来,以自然渐进的方式,提高最终酒液的酒精度,1999总体果味成熟集中、酸度和酒精度都在高水平达到平衡。

有幸第三次喝到这伟大年份的La Tâche,上一次还是在罗曼尼康帝酒庄盲品猜到。开瓶时有一些玫瑰和姜花的气息,但香气还比较封闭,口感非常年轻强劲,半瓶double decant之后,瓶醒3小时;入杯时状态已经蓄势待发,甜美非常的成熟饱满红色黑色樱桃果味,同时还带着浓郁的姜花糖果和甜香料气息,花果香气的强盛生命力可能会让人容易忽视其下若隐若现的茶感和甘草和森林气息,这些都是陈年15-20年左右的酒自然发展出来的复杂风味,让饮者仿佛因寻花摘果误入森林深处;宏大有力的结构因为香气的奔放多变丝毫不显沉重,集中度在垂直品鉴的各个年份中恐怕是最高的,在酒杯中的持久度也最为突出(1988和2010与之接近),单宁的量也很多但因为成熟果味的丰盛华美而不会显出收敛感,一切的表现都符合庄主德维兰先生所说的高成熟度(高糖分)、高酸度和超级健康的果实三者齐聚的大年奇迹;很多酒评家称赞1999是La Tâche历史上最伟大的年份,但在这场垂直品鉴中,1999这款显得年份的特征更为明显,更表达成熟果香,而非玫瑰花香,与经典的“La Tâche三段式”风格还是有所不同的。

1995年的春天天气不太安稳,花期延迟而且碰到困难;出现某些小范围的冰雹伤害,但夏天是干燥而且炎热的,9月中旬还下了些及时雨,伯恩丘在9月下旬的降雨之后采摘,夜丘采摘期间的9月30日降雨又来,但健康的葡萄足以抵御潮湿,只有少量的霉菌侵染情况。最终1995这个年份获得了平衡而丰盛的出品,而且具有能够长期陈年的足够酸度,夜丘或许比伯恩丘的表现稍好一些,但也有很多例外情况。

开瓶展现出幼嫩的花香,比2000年显得还要年轻,有一些香料气息散发出来,瓶醒4小时;入杯时香气已经非常开放,纯而媚、冰清玉洁般的清新玫瑰花瓣香气和红黑色樱桃风味,慢慢还有一些海鲜酱和香料风味出现,25岁的酒还有如此美妙的清新度实在是令人震惊,1995虽然不是La Tâche结构最宏大紧致的年份,但目前的巅峰状态下却显示出气定神闲一般的张弛有度,集中度较高而且平铺宽广,回味绵长,目前应该是刚达到巅峰期不久,1995会是一个非常能陈年的平衡耐久年份。

早春很温暖而干燥,带来了提早的出芽,但5-6月的降雨和阴冷为花期带来了困难。夏季大部分在较重的降水和干燥之间切换,但总算9月初天气放晴转暖,小串的果粒也获得了很好的成熟度,比往年推迟进行的采摘碰到了比较热的天气。这个年份的霞多丽比黑皮诺更为高产,但黑皮诺的品质更胜一筹。这个年份的红葡萄酒可能早年会比较封闭生涩,但却有极强的陈年潜力慢慢打磨柔化,夜丘总体比伯恩丘更成功。

开瓶时铝箔瓶封下的软木塞上端长霉且微微下凹,这些都是保存状态良好的迹象;开瓶后花香不太明显,微微有一些红茶气息,瓶醒4小时;入杯时状态已经非常开放,但是以正山小种红茶和岩茶而非花香主导的风味,干黄豆、生姜、老茶、炒芝麻的复杂香料风味,恢弘霸气的力量感和宏大结构以茶感和岩韵勾勒体现,其下还有强大无比的矿质基座,成熟度上佳同时集中度也很好,在杯中不断变化的生命力和持久度可以与最强的1999一较高下,非常伟大的一款La Tâche,1988虽然不像经典的三段式,以突出的力量而非花香见长,但难得的是其生命力和陈年潜力,十足的惊喜。

蒙哈榭拥有无可比拟的复杂度,他的优雅和力量一起造就了一款非凡之酒。勃艮第历史上重要的酒评家Jules Lavalles博士在1855年说:“蒙哈榭在勃艮第金丘白葡萄酒中无可匹敌地成为一流,或许在全世界的白葡萄酒中亦如是。”

在几周前人们还想象不到,勃艮第这个年份的夏末是如此晴朗,满足了酒农们最为迫切的心愿。勃艮第酒农总会掰着手指计算2-3天的天气是如何决定一个年份——如果这几天下雨的话,霉菌就会爆发,好的成熟度就无法达到,一年的收成就将堕入平庸;但如果这几天天气晴朗,就足以打开通往伟大之门。2002恰恰是最幸运的那种年份。夏季炎热而平静,护持着勃艮第山坡上的葡萄转为紫红色和金色;走在勃艮第大街小巷,每个酒窖门前都洋溢着醉人的气息,一切都预示着这将是一个伟大的年份:生长周期提前而且丰收:春天总体不太下雨,但晴天也不多,气温波动比较大;花期在寒冷的天气中开始, 6月10日温度回升,3天内花期完全结束;生长周期提前的部分葡萄藤的果实僵化和大小不均的发育导致了减产和更浓缩的果实;延后的那部分葡萄藤开花顺利,结出了果粒更大、更紧实的果串,慷慨多汁;前者会第一轮采摘,带来自然平衡的葡萄,构成每款酒的核心;后者通常产量有些偏高,需要采用疏叶和疏果的方式降低产量,最后把不够成熟的果实留在植株上晚几天再第二次采摘。

这个年份另一个重要的特征,是降雨和天晴,寒冷和炎热的不断交替,使得葡萄皮增厚,对8月末的大降雨(主要在伯恩丘,夜丘也有一些)带来的霉菌侵染产生了很好的抵御作用。9月初就已经可以观察到一些不同:老藤和其他优良的植株出色地保持了健康,逊色一些的植株则出现了多处的霉菌侵染病状,令人担心如果再下几天甚至几个小时雨,恐怕就要遭殃。但9月5日高压带回来了,早晨凉爽,全天晴好,让勃艮第转危为安。随后葡萄中的糖分积累迅速上升,却没有带来酸度的丝毫损失,这个几乎就要因接连的降雨沦为平庸的年份就这样几乎奇迹般地被一个全新的夏季挽救,带来了完全成熟的出众年份。9月15日一些年轻的藤便已经开始采摘,线天,按照成熟度、产量和品质分为前后两个批次进行,采摘期一直晴朗,偶尔凉爽但滴雨未下。

酿造的进展也相对更快,出发酵槽时酒液已经展现出美好的色泽、优雅的香气、奔放的果味和细腻的单宁,在当时还无法准确判断这将会是一个怎样类型的年份,品质将有多高。当年产量2321瓶,但我们可以感受到,尽管产量减少,这将是一个历尽艰难险阻和好运奇迹而成的伟大年份!

开瓶便呈现出开放的丰盛果味香气,开始有一些烤芝麻气息出现,未进醒酒器,直接瓶醒4.5小时入杯;呈现出以焦糖麦芽气息点缀的丰盛柑橘、苹果和梨类水果的慷慨成熟风味,还有些许白花香气和细腻的香料和烤芝麻气息,酸度结构和平铺的高集中度非常宏大,超强的矿质通透厚度感,体现压倒性的全面力量感的同时,由以出众的高酸度保持在高水准上的平稳均衡,中段口感呈现出令人印象极为深刻的宽高口感巅峰,回味长达30秒以上;这款惊人的蒙哈榭目前还在往巅峰爬升的阶段,随着陈年会有更多的复杂细节和丰盛层次发展出来,期待未来还能有机会多次喝到其巅峰状态。

Similar Posts